<em id="tqzop"><tr id="tqzop"><u id="tqzop"></u></tr></em>
<button id="tqzop"><object id="tqzop"></object></button>
<button id="tqzop"></button>
<tbody id="tqzop"></tbody>
行業新聞

壯士斷臂:工程監理的重大改革已開始

發布時間:2014.03.24
       信息稱:“深圳開展非強制監理改革試點,首先是社會工程全部取消強制監理,并將非強制監理范圍逐步擴大至政府工程……”。

深圳市3月13日在《深圳特區報》等媒體對外發布信息稱:“深圳開展非強制監理改革試點,首先是社會工程全部取消強制監理,并將非強制監理范圍逐步擴大至政府工程……”。這突如其來的信息在監理企業中引起了軒然大波,“真的是狼來了”!監理生存的危機感陡然而生?;炭植话驳那榫w在深圳市監理單位中蔓延,“我們今后生活的出路在哪里”?毫無準備的深圳監理企業從業人員的心情跌入谷底。 

一、深圳監理行業的反映

改革建設工程監理制度是大勢所趨,可以引導建設監理事業走出低谷,促進監理行業的優勝劣汰,使監理企業涅磐重生,但關鍵是要給監理企業及其從業人員以發展空間和轉型出路,理順監理的責權利;建設工程監理制度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產物,并以國家法律的形式確定下來,《建筑法》、《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》、《建設工程安全管理條例》等法規均賦予了監理企業和監理人員的職責,根據習近平總書記“重大改革要于法有據”、李克強總理“法無授權不可為”的指示,深圳要取消強制監理是有悖于法律法規的;政府機關在作出重大決策前,應廣泛征求企業意見,進行充分論證,綜合考慮監理企業和從業人員的利益及社會的和諧穩定,然后再制定方案,分步實施,并不是本末倒置。

深圳對外宣布“取消強制監理”將會引起行業強烈反應,沒有充分研究取消強制監理的前置條件,取消強制監理將會給這一行業沉重打擊,接踵而來影響的是工程質量和廣大人民的利益以及國家利益。 

二、建設工程監理制度的重要意義

建設工程監理制是我國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發展的產物,l988年開始試點,1996年全面推廣,與工程項目法人責任制、工程招投標制、合同管理制等共同構成了建設工程管理制度體系。1997年《建筑法》以法律制度的形式規定“國家推行建筑工程監理制度”,并由國務院規定“實施強制監理的建筑工程的范圍”。 26年來,工程監理在工程建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,加快了我國工程建設管理方式向社會化、專業化轉變的步伐,適應了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工程建設管理的需要,促進了工程建設質量、工程投資效益、工程管理水平的提高,一大批具有時代特征的工程建設項目又好又快地建造成功,為國民經濟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。而且工程監理行業已經建立了一套比較完善的工程監理法規體系,創立了比較系統的工程監理理論,培養了一支高素質的監理工程師隊伍,走出了一條以監理工程師為基礎,以工程監理企業為主體,國家強制性監理與企業市場化運作相結合,具有中國特色的創新發展道路。

三、對取消強制監理的看法

(一)目前取消強制監理的條件尚不成熟。尤其是在工程層層轉包、包工頭偷工減料的情況下,工程的質量和施工安全存在不可忽視的隱患,而監理人員在施工現場的旁站監理,是目前質監和安監機構所無法替代的。一旦取消工程的強制監理,其工程的質量安全問題將難以預料。

其二,監理單位創建工程項目管理企業、向高端區域發展的條件尚不成熟,而且無法沖破建設管理體制束縛的瓶頸。絕大部分監理企業為中小規模企業,每人平均盈利不足1萬元,企業的經濟和人才、技術積累程度不高,暫時不具備向高端企業轉型的條件。尤其有些地區,由市、區工務部門壟斷項目管理和項目代建,監理企業向項目管理發展沒有市場,監理企業難以找到出路。

(二)取消強制監理應于法有據。取消建設工程監理制度是對現行法律法規的顛覆,必須慎重穩妥。根據習近平總書記2月28日下午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二次會議上的重要講話“凡屬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據”,“對重大改革尤其是涉及人民群眾切身利益的改革決策,要建立社會穩定評估機制。遇到關系復雜、牽涉面廣、矛盾突出的改革,要及時深入了解群眾實際生活情況怎么樣,群眾訴求是什么,改革能給群眾帶來的利益有多少,從人民利益出發謀劃思路、制定舉措、推進落實。要建立科學評價機制,對改革效果進行全面評估”。李克強總理在2月23日召開的國務院第二次廉政工作會議上強調,對市場主體,是“法無禁止即可為”;而對政府,則是“法無授權不可為”。最近,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研究室負責人表示,今后立法將對改革起到引領作用,黨中央有了政治決策之后,要先立法后推行,確保一切改革舉措都在法治軌道上進行,不允許再存在法治軌道之外的改革試點。該負責人強調,過去的立法模式,通常是先試點,總結經驗之后上升為法律,立法是為了總結和鞏固改革經驗。但這種模式將成為歷史。該負責人說,立法將引領改革,先立法、后改革,即便是先行先試,摸著石頭過河,也要先有法。有的重要改革舉措需要得到法律授權的,應當按照法律程序進行,確保一切改革舉措都在法治軌道上進行。中央要求,凡是重大改革要于法有據,需要修改法律的可以先修改法律,先立后破,有序進行。

由此可見,取消我國的建設監理制度,必須先修改《建筑法》等法律法規,起碼也要有國家建設行政主管部門書面授權,在經過充分調研論證的基礎上,才能作出“取消強制監理”如此重大的改革決策。

四、取消強制監理要做的前置準備

1988年,國家建立建設監理制度旨在改變陳舊的工程管理模式,建立專業化、社會化的建設監理機構,協助建設單位做好項目管理工作,提高工程建設水平和投資效益,并建立一個“高智能的咨詢服務業”。但建設監理制度在其發展進程中,偏離了“對工程建設實施全過程、全方位管理”的最初構想,監理的定位也變成了“一仆二主”。監理定位的模糊導致了實際工作中監理責任界限的模糊,使得監理的責任越來越大,不著邊際。這不僅嚴重影響了建設監理事業的健康發展,也不利于構建責任明晰、權責相符、執業高效的工程建設管理體制。

為此,“開展非強制監理改革試點”,應至少完成以下準備工作并達到以下目的:

(一)真正明確監理的定位,即監理是咨詢服務業,不是一方責任主體;監理僅對建設單位(業主)負責,不承擔政府賦予的責任。

(二)明確現行的法律法規有哪些不再適用于已取消強制監理的條文。

(三)突破現行的建設工程監理制度,必須建立一套相對完善的配套措施,切實做好取消強制監理的準備工作,如整頓和規范監理市場、實施市場清出制度、監理服務內容做到多樣化和差異化、制定業主項目管理標準、建立業主條件備案制度、建立健全工程建設差別管理制度、擴大業主自主選擇工程管理方式的權力等,為取消建設監理制度創造條件。

(四)政府通過行政許可制度及建設程序實施強有力的管理和監督職能,使投資者、建設項目法人或業主從自身利益出發,迫切需要社會化、專業化的工程咨詢服務。

(五)與國際工程咨詢服務業接軌,允許個人執業,加強對監理工程師的執業管理。

綜上所述,我國的建設工程監理制度在市場經濟發展和完善過程中,將逐步順應市場經濟發展,逐步完成歷史使命,讓工程監理咨詢服務完全走向市場化,屆時,再取消建設監理制度為時不晚,否則,將事倍功半。

 

上一篇:宏達公司為甘肅科技館提供展教工程項目管理(含監理)服務 下一篇:我國成功推動聯合國設立世界城市日
返回列表頁
影音先锋女人av鲁色资源网,顶级大胆人休大胆做受,丁香婷婷激情综合俺也去,精品国产免费人成电影在线观看